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会议创意 >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 >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

2020-05-28 04:46:24 来源:会议创意 浏览:557次
採访/陈柏全;整理撰文/陈昱文

你也许知道他是当年与吴念真齐力推动台湾新电影的小野──的儿子;也可能在 2010 年以短片《麻糬》获金穗奖最佳剧情影片和最佳导演时耳闻过他;或是看了《艋舺》或《爱 Love》之后以幕后花絮导演认识这号人物;也可能因为他参与《刺客聂隐娘》拍摄而对这个人留下印象。

集上述于一身的他,是在今年夏天推出个人首部剧情长片《青田街一号》的编剧兼导演,他就是──李中。

◎ 能否请你分享在纽约念电影的经验?

我有一本小说叫《恶男日记》,在我出国前、2004 年左右偶像剧很盛行,全能製作公司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改编成偶像剧,那是我第一次编电视剧本。我很享受和另一群人脑力激荡故事的过程,第一天回到家的时候脑袋都在转,觉得很好玩,就开始想:「文字工作者在台湾的出路不外乎是出版社,或者写作维生,那如果做编剧呢?」单纯认为当编剧好像也不错,但我没有相关经验,所以想说是不是该去念个相关学位,结果发现在国外念编剧,毕业要写三个长篇的英文剧本!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 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

后来我发现导演组比较容易,只要拍一个短片,所以一进去选组时我就选了导演组(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电影创作研究所导演组)。我完全是误打误撞进去的,没有相关背景,当然也特别学了很多,很多知识对我来说都是新的,像是戏剧概论、亚里斯多德,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大学都学过了,但对我来说都是很大的刺激。

◎ 为何想回台湾发展?

身为华人,英文不是我的母语,在美国我连剧本都还要跟别人解释:「其实我写的这句话是这个意思。」这是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。再来,创作者熟悉的还是自己的家乡环境,所以那时毕业、工作一年后,很快地就想回来台湾,就算重头开始也没关係。

◎ 你在美国接受的电影教育,和台湾的相比有何差异?

我没有在国内受过相关影视教育,所以其实无从比较。美国在这块受到剧场的影响很大,对白、走位、运镜等等都以演员为主,很强调演员表演这件事,其他事情都是把这个表演烘托出来,所以不只好莱坞片,我自己也被这样的概念影响;在欧洲却不是这样的,他们认为「画面可以说更多事情」。

回台拍片之后,发现台湾的演员似乎都认为「导演就该告诉演员怎幺做」,但我学到的是──当导演告诉演员怎幺演时,好像我变成演员,而你在模仿我,这是很奇怪的。实际上应该是导演告诉演员角色的轮廓,他们自己找到诠释的方向和情感,至于合不合适就再调整,这才是一种比较开放的关係。这个落差是我回台湾后一直在调适、也不断在提醒自己的东西。

◎ 从小到大,身为作家与编剧的父亲会不会让你感到特别有压力?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 知名作家小野、李中父子

压力都是会有的,尤其是在写作这方面。父亲以前是做电影的,但我童年的记忆是模糊的,所以对我来说父亲就是个作家。当我写作时,大家会很自然的比较我和父亲的文字,我自己有某种程度想摆脱这个东西;后来想说如果去拍电影,会不会和爸爸就有些不同了?结果爸爸就是在做新电影的,绕一圈,又回来了,觉得自己有点蠢!(大笑)

◎ 你曾提过和父亲的写作方式不太一样?

应该是说我比较懒吧(笑),他基本上只要坐下来就能写,而我坐在电脑桌前面都拖很久。我是那种等了两个月后突然有一天顿悟:「啊!我知道怎幺写了!」但我爸好像完全不需要灵感这种东西。

◎ 如何在写作与影像之间做转换?会不会以写文字的习惯带入剧本?

其实我连文字的习惯都带入影像中,这习惯有点改不了。我是从文字创作开始的,对我而言电影是从故事开始,所以有时候同一个场景我会先在脑海中重複思考不同说法,同时建构了影像诠释上的差异。有时候我和演员讲戏会强调:「我这里是想要这样讲,而不是那样说」,我会用语言表达我想呈现的画面。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 李中会用语言表达想呈现的画面

◎ 有没有哪部作品或甚幺人,帮助你在文字与影像之间做转换?

转换过程倒不觉得有困难,不过剪接师廖庆松老师看了我们的作品(青田街一号)后提醒我说:「影像和文字是不太一样的,有的时候不要太计较文字,才能在影像上多留点空间。」

◎ 如何找上陈玉勋导演来当共同编剧?

勋导(陈玉勋)是烈姊(李烈)找的,我没那幺厉害啦(笑)。这个剧本烈姊觉得勋导的 tone 调很合适,电影中小人物设计的喜感真的是原来剧本较缺乏的,况且勋导加入算是蛮后期的,他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,竟被烈姊强迫在两个礼拜内交出第一稿!勋导来了之后我就退到导演的身分,剧本结构便交由他重组跟重写。我们设定的开场元素是接近的,男扮女装、鬼压床等,除此之外两人的风格确实不太一样,因此我就专心在视觉和表演上,剧本的部分就交给勋导。

◎ 以《青田街一号》为例,一位好的监製要能给你甚幺帮助?

这次烈姊提供我最大的帮助是落实我脑中的想法,所以在创意这部分我们做了很多沟通,例如在看过剧本中的杀手后提出她认为适合的人选,她很了解甚幺样的素材能发挥导演脑中想的事,这方面她很有经验。

◎ 怎幺找上隋棠演出?一开始有没有想像这个角色轮廓?

这其实也是烈姊的建议。我们需要一个外型具备一定条件、又够 Man 的女性,我们还开玩笑问:「烈姊要不要来演?」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 隋棠在片中饰演(很杀的)洗衣店老闆娘

劳伦斯卜洛克(Lawrence Block)有套杀手系列小说,里面有个杀手叫凯勒(John Keller)、经纪人叫桃儿。桃儿是一个在电话中声音听起来沙哑、像四十几岁的中年女性,喜欢喝柠檬茶,她是一个很日常的角色,很像你家旁边风韵犹存的邻居──这是一开始的设定。但隋棠一进来是完全不一样的,她更强势、更妩媚,这些都是隋棠自己带进来的。

◎ 灵媒通常出现在台湾,如何将外侨与灵媒放在一起?

如果是本地人似乎就只能被「庙里仙姑」的形象限制住,但我希望是类似外国通灵的概念,如果在台湾,想到附身大概只会想到三太子吧,会有些既定印象的限制,所以我希望这个角色是个外来者,有点神祕、装神弄鬼,搞不好是来骗钱的根本不会附身,谁知道呢~?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 急着驱鬼的杀手(张孝全饰演),找上林香仙姑(万茜饰演)

◎ 《青田街一号》如何规划行销曝光?

一开始是先获得 102 年度优良电影剧本奖,接着才获得金马创投。其实参加创投的目的不是要在那里找到资金,只要能让愈多人看到该计划就愈有帮助,没有一定的路径。但当你觉得计划準备好的时候就尽量参加创投,能吸引更多也想做类似案子的投资者或合作对象,不要抱着我一定要拿到钱的心情。

◎ 下一部作品会不会因为《青田街一号》而有不同想法?

卖得好就再拍第二集啊!《斗六街三号》之类的(笑)。我自己还是比较想做有点黑色、喜剧类型的电影,台湾虽然缺类型,不过「缺」也是个机会,就看观众接受度如何,因为台湾观众接受度确实不高。一旦拍了好莱坞类型电影势必会被比较,但台湾应该多方尝试不同类型,即使在执行面无法到达好莱坞水準,至少在「故事」方面可以做出特色,「故事」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。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《青田街一号》导演李中:「故事是唯一无法被好莱坞複製的!」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